365bet_365bet体育在线投注_bt365官网
365bet_365bet体育在线投注_bt365官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情感 > 绝密隐私 >

老公太缠绵我实在受不了

http://www.863171.com    2013-05-14    来源:365bet_365bet体育在线投注_bt365官网    点击:

2003年11月初,本报电子投稿信箱里收到了一封读者来信。经过几次邮件往来和QQ交谈,我们知道了这位名叫琳子的读者心中的苦恼。 老公太缠绵我实在受不了 她是武汉一所中学的老师,她的先生杨克(化名)是一家投资公司的操盘手,拥有非常不错的收益和世人眼中的

    2003年11月初,本报电子投稿信箱里收到了一封读者来信。经过几次邮件往来和QQ交谈,我们知道了这位名叫琳子的读者心中的苦恼。
 

老公太缠绵我实在受不了
老公太缠绵我实在受不了

    她是武汉一所中学的老师,她的先生杨克(化名)是一家投资公司的操盘手,拥有非常不错的收益和世人眼中的成就感。

    可是琳子一点儿也不快乐,她拒绝了和我们通电话的建议,她说这些烦心的事难以启齿。下面是对其邮件内容和QQ聊天记录的整理。

    曾经以为那是深爱的表现

    我和杨克是大学校友,他是学金融的,我读的是中文专业。我俩的恋爱一帆风顺,除了偶尔感觉他太要强、性格也较固执之外,他在我的心目中几乎是完美的。

    大学里的恋爱时光现在想来,真是无比快乐。每天夜里我们都舍不得分开,绕着学校的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,累了就背靠背坐在草地上,仰着脸数天上的星星,数着数着杨克就会伏过身来吻我,我们的身体像两条活泼的小鱼一样缠绵着。

    杨克的家境不太好,但我不在乎,因为我爱他,也因为他是个聪明、勤奋的男人,我相信我们能够共同营造一个温馨舒适的小家庭。

    1996年7月我们毕业了。我被分配到武汉市一所重点中学教书,而杨克则放弃了留校当辅导员的机会,他说他想去深圳闯荡一番。我送他上了火车,在站台上杨克紧紧地拥抱我,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了,他在我的耳边说:“琳子,等我两年,我要让你过上最幸福最舒适的生活。”我含着泪微笑,不停地点头,我相信他,也相信我们的爱情。

    杨克先是应聘到一家证券报当记者。半年后,渐渐熟悉业务并认识不少金融圈内朋友后,杨克毅然辞职,加入了深圳某大券商“准操盘手”的行列。

    经过3个月的严格、系统的训练,他成为一名职业操盘手。后来杨克曾告诉我,培训的那段时间非常苦,光是香港请来的老师布置的作业就会把人压得透不过气来,经常有学员在股市模拟体验训练时,受不了价格的大跌大涨而失控地摔茶杯掀桌子。

    我问杨克他的表现如何。杨克一脸得意地说:“我是那期学员里最优秀的一个,因为我比他们更冷静,更能自控。”

    1998年9月,为了实现对我的承诺,也因为武汉的证券业正蓬蓬勃勃地发展,杨克选择了回武汉。

    杨克回来不久我们就结婚了。那段日子,杨克刚找到新的工作,为几家大资金客户操盘。

    新婚的激情过后,我们依旧很恩爱。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的生活非常有规律而且很单纯,所以我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活。

    而杨克因为平时接触的全是非常有实力的股东、总裁等,晚上常会有应酬,但他对那些夜夜笙歌的夜生活并不感兴趣。我看得出来,他骨子里是个非常正经、严肃的男人,他宁愿推掉应酬回家里陪我。

    大概有3年的时间吧,我们常常在晚饭后依偎在床上,我看小说,而他则躺在我身边,抱着那台只要开机就不下线的手提电脑,时刻关注着天下事,关注着新政策的出台,关注着一切的细节对股市的影响。

    这个时候,我常常打开音响,如水的音乐在我俩的身边荡漾。那是我们最喜欢的一首歌:《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》。我和杨克分居两地的日子里,就是这首歌陪伴我们度过了那么多相思和寂寞的日子。

    有时我甚至还会跟着齐秦的声音也抒情几句:“你的柔情似水,几度让我爱得沉醉。毫无保留,不知道后悔……”往往唱到这儿,杨克就会丢下手中的电脑,“毫无保留”地挨近我,于是我们在爱的漩涡中慢慢“沉醉”了。

    有时我会很诧异杨克充沛的精力,但那时一切都还显得是在正常的框架之内。我想,这说明杨克是深爱我的,他迷恋我的身体也许是因为我们曾经分离得太久,也相思得太久了吧。

    2001年2月,杨克辞掉原来的工作,拥有了自己的投资咨询公司,开始自由的操盘生活。当然,收入比原先更高了许多。

    不过,投资期货原本就是一件高风险、高收益的工作,每一天甚至每一秒钟都充满了刺激和惊险,上千万资金玩弄于股掌之中,随时都可能赚上个几十万,也可能损失得血本无归。

    杨克肩上的压力和担子更重了。我非常心疼他,在日常生活中更注意对他嘘寒问暖,也想着法子煲汤或是变着花样让他吃些补脑养精的滋补品。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生活的噩梦却随着杨克个人事业的开创慢慢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 我开始隐隐感觉到不妥的是杨克突然之间有了许多禁忌,比如在家里他只许听到“涨”字,不愿听到“落”或是“跌”字;比如他再也不能像原先那样安安静静地和我依偎在一起了,要么坐在书桌电脑前盯着屏幕,要么就上床来直白地向我“索要身体”,我渐渐找不到两人融为一体、亲密快乐的感受了。

    杨克不知道我的心事,我发现他越来越自我,越来越忽略我的感受。

上一篇:短发新娘戴水晶诠释“性感”
下一篇:你把持的住和异性合租吗


排行榜 TOP9